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head1.htm
90期|一场花与火的绚烂|邹立勋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19-11-11 21:25

  青春文学刊物《花火》,曾风靡于中学生群体,如今依然是报刊亭的宠儿,其团队推出的图书也被改编成当下热门的影视剧。

  它的背后,是邹立勋十余年的耕耘,于风浪中执守航向。这簇花火,一直在绽放。

  “2011年的夏天的某个闷热的午后,窗外白云流走,空旷的老街时不时传来一声蝉鸣,老师在板书讲着索然乏味的课。

  我一边假装认真听讲,一边悄悄把手伸进书桌里小心翼翼,生怕翻书的动作太明显惊动走廊里巡视的教导处主任,而小小的字号和手绘的封面仍然让人窃窃欢喜,那是一本《花火》。”

  一本《花火》,承载着许多人呼啸而过的青春,在那些放学的午后,报刊亭里新一期的杂志,足以让时光沉静,慰藉一段或明或暗的悸动。

  曾经懵懂的少年,如今或许已沉浮红尘,忙于工作和世故。《花火》却依然,书写着深深浅浅的青春足迹。

  不知有多少人,对于长沙的最初印象,是从《花火》开始的,总觉得那些故事里的场景,就是这座城市的底色,为此奔赴而来,试图抓住莫可名状的过往,或是缥缈如梦的明天。

  十月的长沙,阴霾里灌着阵阵冷风,街上的路人仓皇而行。雨花区香樟东路附近,坐落着《花火》杂志所在的办公楼,推门而入,是随处可见的书刊,色调温和的大办公室里,百来号人正在电脑桌前忙碌着,空气中有股淡淡的书卷味。

  40岁的邹立勋,是《花火》杂志的创办者,见面时,他正在案前翻看资料,随即起身相迎,泡上一杯热茶。多年在文化传媒领域的摸爬滚打,他既有着商人的沉稳客气,又不失文人的温和谦逊。

  《花火》不仅仅是许多人青春岁月里安放躁动的文学刊物,也是邹立勋十余年光阴,一度沿袭又不断变革的结晶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长沙黄泥街是全国最大的图书批发市场之一,大大小小的书商都往黄泥街跑。彼时,刚从学校出来的邹立勋,便在黄泥街做起了图书批发生意,www.811999.com,初出茅庐,不善经营,一年后便以失败告终。

  短暂的朝九晚五后,天性不安的邹立勋再次投身书店行业,却只撑了半年便关门大吉。

  “不服输,总觉得下次肯定能做好。”凭借着对市场逐渐的了解,第三次创业时,邹立勋选择了电影画报、明星写真集等时尚文娱产品,那时内陆省份的相关市场尚未被开发,邹立勋踏上南下的火车,前往深圳进货,再投入到湖南市场,很快便引起疯狂抢购,其中《泰坦尼克号》、《还珠格格》、《流星花园》等影视剧的周边产品,一度风靡大街小巷。

  凭借着对中学生心理需求的熟悉,2000年,他创办了杂志《星光少女》,在方兴未艾的青春文学刊物中崭露头角,此后他又创办了《许愿树》,以清新温暖的风格赢得青睐,在全国的发行量达到30余万册。

  不过,这些杂志的好势头并未长久,不管是风格的转变,还是管理的失策,最终都导致它们无力前行。但这些杂志的溃败,提供了足够的养分给邹立勋这个播种者,去呵护下一株生命。

  2005年,邹立勋创办了《花火》,这本以中学生读者投稿为内容源头的杂志,比当时任何一家青春类杂志都更为贴近中学生群体,也因此迅速在全国市场铺开,成为报刊亭的热销杂志,比肩当年的《萌芽》,甚至比略显传统的《萌芽》更生活化。

  “《花火》的文字是她们(中学生)生活的点滴,往往能引起她们的共鸣。”邹立勋话不多,眼神柔和中带着敏锐,时至今日,回忆起《花火》的风靡,他显得云淡风轻。

  这本杂志是一个载体,往后更多衍生而出的内容,让邹立勋在青春文学的领域走得更远。

  变与不变,是衰亡的缘由,也是取胜的关键。《花火》自创刊以来,长期保持着较高的市场占有率,内在的商业逻辑,也避免不了类似的抉择。

  每一代人的青春,都逃不过懵懂的爱情、友情、成长等话题,区别在于表现形式的多样化。从虐心情事到甜宠萌文,大概就是90后与00后的青春,所追求的不同梦境,而《花火》将这一梦境通过绚丽的文字,展现得撩人心弦。

  “与读者的沟通一直保持着,就是为了不远离受众。”邹立勋知道,《花火》已经形成既定的品牌,轻易改动,只会落得当年《许愿树》的下场,若要开辟新领域,更明智的选择是另创品牌,也因此,目前邹立勋的团队有着10余种杂志,精耕于言情、魔幻等细分领域。

  (2017年的读者见面会现场,500多名读者从全国各地赶来,当天直播围观人次达100万以上,图中前排是邹立勋和其团队签约的部分青春文学作家。受访者供图。)

  2008年,遭遇瓶颈的杂志市场持续萎缩,图书市场则整体稳步增长,邹立勋察觉到了这一趋势,组织人马进军图书领域。依托于杂志累积的众多读者,图书的发行顺理成章,尤其是杂志上的名作者,写一部长篇小说,一经杂志宣传,往往能取得不错的市场效益。

  IP(知识财产)是近些年大热的词语,小说尤其是青春类小说改编成影视剧,已经屡见不鲜。邹立勋的团队,自然也不会错过IP影视的风口,旗下多部图书被改编成热门影视剧,包括《一粒红尘》《夏有乔木雅望天堂》等。

  无论是杂志还是图书,以及IP影视,邹立勋所要把控的,是故事内容的优质与否,文字是其团队长项。前些年,邹立勋头脑发热,试图进入动漫、游戏、直播等泛文化领域,结果惨败。

  “没有这个基因。”邹立勋反思道,这个基因,既是可供滋养的土壤,也是足以倚仗的苗木。

  歧途之后,邹立勋更懂得稳扎于熟悉的文字内容领域,不再跟随浮躁的市场,毕竟,于他自身,也过了浮躁的年纪,四十而立,立的不仅仅是事业,也是处变不惊的态度。

  创办之初,《花火》通过读者投稿,发掘了一批作者,十几年的笔尖打磨,不少作者已成为青春文学领域的佼佼者,其中独木舟、夏七夕等人更是成为一线青春文学畅销书作家,作品颇受粉丝追捧。

  时至今日,读者来稿依然是《花火》的内容生产渠道之一,优秀的文笔,辅以编辑的后期修饰和各种渠道推广,打造新星的流程显得更为明确,但在网络文学风生水起的时代,也更为艰难。

  邹立勋介绍,目前签约的作家达上百名,其中不到10%的作家能够收入颇丰,成为专职作家,大多数人是兼职写作,其职业可能是编辑、教师、银行职员等,当然,大学生也是写作的主要群体。

  (邹立勋说,看到各地的粉丝远赴读者见面会现场,感动之余,也愿能“不负青春不负你”。受访者供图。)

  在培育作家的同时,《花火》也与国内一些知名网络作家合作,包括起点中文网大神级作家“我吃西红柿”,其作品《盘龙》《莽荒纪》等多次创造网文订阅记录。

  纸媒受冲击的大势下,《花火》杂志自然不能幸免,但在内容为王的时代,不管是做好杂志,还是APP的开发或与网络平台的合作,《花火》所代表的青春文学,从没失去过其耕耘的市场。

  要说《花火》遭遇的大小风浪,那是不计其数,最严重的,当属2013年夏天大量作者的流失。流失的缘由,不论是对外声称的“价值观不一致”,还是坊间传闻的“钱与理念都没谈到一块”,似乎都已经不重要,邹立勋潜心筹谋,慢慢培育了一批新作者,带领《花火》继续扬帆前行,与此同时,流失的作者也在2014年前后陆续回归。

  有人诟病青春文学的营养,邹立勋说,多少人的文学启蒙源自青春文学,它丰盈了青春岁月的草莽,以及最初的懵懂的情与梦。

本篇编辑:admin
黄大仙六肖彩图| 管家婆心水论坛| 黄大仙心水论坛图库| 118论坛| 六合宝典| 四肖期期准免费公开公开| 开码结果查询开奖网站| 香港马会正板挂牌彩图| 本港台现场报码香港现场即时开| 智能走势历史开奖记录历史开奖|